時論廣場》NCC濫權 賠償中天不能解民怨(王麗莎)

時論廣場》NCC濫權 賠償中天不能解民怨(王麗莎)

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表示,法院既已認證NCC開罰中天站不住腳,就應把52臺還給中天,讓中天覆播。(本報資料照片)

搭警车画面曝光!林襄东区逛街「被跟拍」男粉丝急报警

督主偏头痛

中天新聞臺在2019年因製播的談話性節目批評農委會主委不適任,又評論當時政府的登革熱防疫措施和農漁產滯銷問題等,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以查證不實、未平衡報導爲由,多次裁罰,最終並以「違規紀錄嚴重」、「內部自律機制失靈」等理由不予中天換照並且停播。然根據日前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最新判決,北高行認爲中天已盡媒體查覈義務,並未違反事實查證原則,NCC以中天爲平衡報導爲由逕行裁罰,已違反公平原則,因此將其中3案予以撤銷。累積至今,行政法院撤銷的NCC開罰中天案已達7件。媒體人趙少康和民代因此紛紛表示,政府應該將52臺還給中天,併爲政治介入媒體道歉。

在民主自由的國家,每一家媒體有各自的立場,依照各自的立場批評或讚揚政府施政,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而不同立場媒體存在的目的,就是要補足不同黨派和政治光譜的意見,在行政、立法、司法之外的監督力量,從而保障民衆「知」的權利與表達意見的自由。如果政府沒有辦法接受不同意見的批評、禁不起不同意見的檢驗,那麼這個政府就不該將自己視爲民主的政府,而是一個獨裁專制的政權。

打败不景气! 长荣海运月营收连二增 4月营收223.37亿元

官場

蔡政府執政這段時期,因爲執政黨本身的政治色彩和意識形態,還有網路和社羣通訊媒體的發達,正是一個國內外社會經濟環境充滿變數,而各式各樣爆炸性資訊又迅速流傳的時代。無論政府當初掌握媒體、利用網軍操控輿論的初衷,是不是隻是想要澄清不實訊息,但政府一方面利用媒體掌握輿論,另一方面卻又試圖透過網路輿論力量箝制不同意見的作法,卻已經從根本上傷害了臺灣社會的基本信任,破壞了民主價值中的尊重包容,也扼殺了民衆透過不同角度討論議題的可能性。

更有甚者,還培養出了更多激進的網路鄉民,助長立場不同就可以無情批評打壓對手的歪風。當初許多民衆在臉書上聲援中天、認爲政府不該關中天的帳號被消失,其中難道就沒有是被惡意檢舉,所以再也無法透過社羣媒體發聲的用戶嗎?

一旦這種拒絕不同立場的人對話,不願意聆聽不同意見,甚至惡意報復的風氣在社會中蔓延,社會上的分化對立就會更加嚴重,想要凝聚共識、找到交集就會更加困難。行政法院撤銷NCC對中天的裁決,只能說是適度導正了政府不該箝制媒體自由、控制媒體言論的偏激作法。然而已經被關臺的中天、已經被改變的臺灣媒體和言論環境,又要怎樣才能再度找回理性討論的可能?哪怕最後蔡政府真的必須向中天道歉、給予賠償、復臺,但已經對整個臺灣言論和媒體環境造成的傷害,誰能給予補償?

(作者爲自由撰稿者)

教授称「删Q」成统独之战 他掀往事呛胡扯:民进党又在芒果干